野生資源     友善列印網站地圖連絡我們  


  

TRAFFIC為世界自然基金會 (WWF) 與國際自然保育聯盟 (IUCN) 的附屬組織,與華盛頓公約 (CITES) 有密切的合作。各 TRAFFIC 分支辦公室皆與當地政府相關部門密切合作, 尤其是負責華盛頓公約事務的科學機構與管理機構。 TRAFFIC 的成立目標是確保野生物的貿易不會對於自然資源的保育造成威脅。
東亞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 (TRAFFIC East Asia) 是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 (TRAFFIC) 在東亞的分支機構, 在香港、台北、東京、北京設有辦公室。
TRAFFIC East Asia工作重點包括: 監測東亞野生物貿易市場; 提供保育相關政策資詢; 協助各國政府建立野生物貿易管制系統及訓練相關執行與執法人才; 協調中醫藥界共同保育藥用野生物資源; 並與相關單位合作推動保育工作。
本網站由台北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製作,歡迎任何意見與指教。 本會東亞各辦公室聯絡方式:
香港台北東京北京

最新資料日期:2013/4/23
本次網站改版:2005/4/1

網站瀏覽人次:
(自2000/9起統計)

      傳統藥材      海馬      龜鱉      鯊魚      珊瑚      蘭花      沉香      木材      其他      鱘魚


沉香的使用、貿易及「華約」對容水沉香樹的管理  

沉香含樹脂、香味濃郁且價錢不菲,但目前已有六種沉香屬植物受到了過度開發的威脅,必須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來監控沉香的採收及貿易。



        沉香含樹脂、香味濃郁且價錢不菲,是取自於南洋的容水沉香樹(Aquilaria malaccensis)或其他沉香屬(Aquilaria)植物的木材部分。這種色黑且質重的木材有許多別名,顯示出沉香幾千年來在各地被廣泛採用。第八世紀的回教及印度傳統醫學就已有把沉香入藥的記載。聖經舊約則有沉香做成香水的記載。至今這些用法還繼續流傳著。印度傳統醫學、藏醫及東亞傳統醫學都有使用沉香。沉香因其濃郁香味也被製成香油或香料,這在中東地區尤其盛行。在佛教、印度教及回教的儀式中也使用沉香,香道再興起也重新點燃起日本人對沉香的興趣。在台灣,五加皮酒及竹葉青酒也在製作過程加入沉香增加酒的香味。另一種雖較罕見的用法是將沉香刻成雕像、串珠及盒子,有時這些雕刻品會用在宗教儀式上。

        沉香在國際間的貿易可以追溯到十三世紀,而印度是最早出口沉香的國家之一。現在沉香的國際貿易量相當大,在1997年的國際貿易記錄中,就有七百多公噸的沉香是取自於容水沉香樹。在二十多個沉香出口或再出口國中,以印尼及馬來西亞的出口量最多。綜觀整個木材貿易,以材積計算,沉香雖然只佔小部分,但以金額計算時,卻是不容忽視的。


        沉香的需求已達供不應求的地步,這是因為沉香屬植物族群中,只有部分的個體會產生沉香樹脂。雖然沉香樹脂的形成原因還在研究中,但這種芬芳的樹脂儲存在某些沉香屬植物的心材部位,受到真菌感染後大量分泌出來的。沉香就是富含樹脂的木材,不過從植物外觀很難辨別是否含有樹脂,為了找出含有樹脂的木材,要砍倒樹幹才能找出含有沉香樹脂的個體,這種做法導致大量沉香樹遭人砍伐;另一方面,不含樹脂的木材因為沉香木材質地太軟無法當建材,用途有限。沉香的高價也導致了有人在多個沉香產地國進行非法砍伐及貿易。

        目前有八個沉香屬植物的族群已經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瀕危植物紅皮書中的「受威脅(threatened)」等級。其中,有六個種類的族群危機就是因為過度採收沉香所造成的。容水沉香樹是於1995年二月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即「華盛頓公約」,或簡作「華約」)的附錄二中。列入附錄二後,所有「華約」的締約國不論出口或再出口容水沉香樹的部分植物體或衍生物(例如,木材、木片、油),都必須對出口貨品簽發華約許可證。這個公約的規定是,當貨品從原產國出口時,出口國政府必須先確定沉香的來源合法且不會影響到這個物種生存下,出口國政府才會簽發出口許可證。

        沉香的國際貿易形式有木材、木片、木粉、油,甚至製成品如香水、香或藥物。沉香的品質分級與種類無關,而與大小、樹脂含量、香味、顏色等因素有關,如果是沉香油,則決定於純度。產地也是決定沉香價格的重要因素之一。

        從僅有的貿易紀錄顯示,印尼及馬來西亞佔沉香國際貿易的重要位置。1995-1997年間,從印尼出口的容水沉香樹高達920公噸。於同一時期內,有340公噸的容水沉香樹從馬來半島輸出。1998年就有將近530公噸的容水沉香樹從東馬來西亞的沙勞越出口。馬來西亞和印尼出口的沉香中可能包含了其他沉香屬植物。越南也是沉香的原產地,根據台灣海關的資料,1993-1998年間,台灣從越南進口了500多公噸的沉香。越南不是容水沉香樹的原產地,因此越南產的沉香是其他沉香屬物種。1993-1998年間,台灣從柬埔寨及泰國各進口了300多公噸的沉香;而只有泰國是容水沉香樹的自然分布地。寮國及緬甸在沉香貿易所扮演的角色,則需要更進一步的研究才能確定。

        國際貿易市場上的沉香,大部分都被輸往遠東及中東地區,1995-1997年,主要的目的地是沙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香港及台灣。其實大部分的消費地區沒有向「華約」秘書處匯報容水沉香樹的進口量,因此幾乎沒有進口的資料可供參考。新加坡在沉香貿易上,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新加坡從南亞及東南亞進口沉香,而大部分沉香則會再出口,其中有些是已經加工過的,如沉香油。1995-1997年,新加坡再出口了將近800公噸的容水沉香樹,佔了印尼及馬來半島輸出到新加坡總量(1,113 公噸)的七成。印度曾經是沉香的重要國際供應市場,由於過度採收,天然蘊藏量已大減,目前轉變成沉香的加工中心,而所用的沉香都不是印度原產的。

        非法採收及貿易削弱了對沉香屬植物的管理。印度、印尼、寮國、馬來西亞、緬甸、巴布亞新畿內亞及越南都曾有非法採收沉香的報導。印尼也曾發生保護區內盜採沉香的事件,在印度則發生有政府所經營的沉香種植區被盜採的事件。

        沉香的供應量一直減少,為了因應持續的需求,印度、印尼、越南等幾個國家已開始進行種植沉香屬植物,印尼、越南也推展計劃,使這些植物分泌沉香樹脂。通常生產量不足以應付需求。目前印度種植容水沉香樹及越南種植沉香屬植物的實驗計劃都已成功。

        如上文所述,目前已有六種沉香屬植物受到了過度開發的威脅。除非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來監控沉香的採收及貿易,容水沉香樹及其他沉香屬植物的野生族群有繼續減少的跡象。族群減少的負面衝擊不只是生物多樣性的損失,同時也是高價值森林資源的流失。

        採取行動降低過度採收及非法貿易已是刻不容緩的事。多瞭解沉香物種的生物特性及現況也是有必要的,尤其是在那些大量出口沉香的國家。也有需要更深入瞭解沉香採收及貿易的獲利流向,從而鼓勵人們更有效地實行採收及貿易管理。有關當局須進行有效的採收和貿易管制,包括加強實施「華約」,以及配備更好的沉香物種鑒定工具。特別要注意的是,印尼、馬來西亞的沉香採收是否會損害到野生族群,還有找出辨識容水沉香樹物種的方法。其他沉香屬植物都有受到過度採收的威脅,也應考慮將這些種類或整個沉香屬列入「華約」的附錄中。以人工方式增加沉香生產的研究計畫,也應該納入這些物種的永續經營計劃中。

        另外,有必要與沉香保護、採收及貿易相關行業建立合作關係,此舉若能成功,將能確保沉香屬植物的未來及沉香的供應。而舉辦研討會,讓相關行業能交流意見,這會是推動合作關係的第一步。

        本文譯自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研究的報告。完整英文版本可從本會網址(http://www.traffic.org/dispatches/archives/february2000/agarwood.html)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