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檢驗證實在大陸的餐廳可吃到南方黑鮪

報告提醒不夠完整的南方黑鮪貿易資料可能隱含其它違法的情況。對於南方黑鮪的貿易數量及其來源缺乏基礎且正確的資訊會削弱管理成效,同時也突顯了亟需導入一個可準確追踨交易品項、數量、漁貨起迄點和流轉過程點的可溯源管理系統。

© naturepl.com/David Fleetham/WWF

2017818日,中國北京一份今天發表的報告中國大陸的南方黑鮪市場發現在中國大陸的餐廳內可吃到南方黑鮪,尤其是上海。這是非常重要的發現,不僅因為南方黑鮪族群量岌岌可危,此結果也讓各界瞭解中國大陸的角色尚未加入設定南方黑鮪年度捕撈配額的漁業管理組織南方黑鮪保育委員會(CCSBT)

許多在上海和北京的時尚日式餐廳,無法提供所銷售鮪魚的確實物種資料。但由TRAFFIC採樣並委託澳洲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進行的DNA測試顯示:199個樣品中,有26個(約佔13%)證實為南方黑鮪(SBT而這其中有96%是來自於上海。

南方黑鮪Thunnus maccoyii生活在南半球涼爽舒適的水域中,在日本是頗受歡迎的生魚片食材,但過度捕撈導致族群數量急遽減少,因此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將其列在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中的極度瀕危(CR)等級。

TRAFFIC東亞區資深計劃主任,同時也是此項研究報告的作者吳郁琪說:「為了養護和管理僅存的魚群,掌握誰在捕撈,誰在消費,還有交易量等資訊,都是很重要的。」

CCSBT是一個區域性的漁業管理組織,負責管理南方黑鮪族群數量,也包括訂定年度捕撈配額等事務。

CCSBT每年會為其會員國及合作非會員國訂定南方黑鮪年度總捕撈配額,但中國大陸並不具備其中任一身份,而同時根據市面上的販售狀況又可將其視為南方黑鮪的市場國。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中國總幹事盧思騁表示:由於不確定中國大陸市場內的南方黑鮪數量及其是否為合法撈捕來源,WWF希望中國大陸及CCSBT也就是此管理南方黑鮪族群量之區域漁業組織能互相溝通。

中國大陸海關資料顯示20112013年間,其冷凍南方黑鮪魚出口量約50.6公噸,比同期的總進口量(34.3公噸)還要多。同時,中國大陸在20142015年所進口及持有的南方黑鮪超過100公噸,數量是2013年的一倍多。這可能意謂中國大陸市場對高價黑鮪生魚片的需求量在增加當中,雖然市場上的南方黑鮪有可能源自於合法的年度捕撈配額。2016CCSBT的會員國針對此報告的發現進行了討論,並表示『中國大陸的南方黑鮪魚有相當高的比例是非法來源』。

一艘中國大陸籍漁船在2016年於斐濟與紐西蘭之間的海域經查驗發現為無照捕撈,同時DNA鑑定確認此漁船將捕獲的100公噸南方黑鮪報為較低價的大目鮪,證實上述疑點並非空穴來風。中國大陸政府對此快速回應,註銷該公司的資格,對該公司處以約60萬美金的罰鍰,並禁止其於國際海域作業。

報告提醒不夠完整的南方黑鮪貿易資料可能隱含其它違法的情況。舉例來說,在日本,低於20萬日元(美金1,800元)的貨品並不列入海關記錄的。因此該報告建議日本應記錄所有的南方黑鮪進出口交易,也應包括確認與中國大陸和香港的生魚片等級鮪魚之貿易量。

日本東京魚市場的南方黑鮪© Michael Sutton /WWF

吳郁琪補充表示:「提升日本及其他漁業實體資料記錄的一致性有助於釐清南方黑鮪貿易的動態,以及辨識是否有非法交易的進行。」

改善資料的收集亦有助於南方黑鮪在整個交易鏈中的可追蹤性,例如,遵循世界海關組織(WCO)所建議使用的國際商品統一分類代碼。

她又補充道:「對於南方黑鮪的貿易數量及其來源缺乏基礎且正確的資訊會削弱CCSBT的管理成效,同時也突顯了亟需導入一個可準確追踨交易品項、數量、漁貨起迄點和流轉過程點的可溯源管理系統。無論是船旗國、港口國或市場國,都必須對鮪魚的野生族群量負起責任,尤其是像南方黑鮪這種數量已經岌岌可危且正嘗試透過管理重建族群量回復至生物安全水平的物種。

考慮到中國潛在市場規模以及對南方黑鮪現存族群可能帶來的衝擊影響,可清楚追踨來源的貿易鏈是絕對重要的,追蹤包括餐廳所提供的生魚片及電子商務平台販售產品的來源。

盧思騁補充表示WWF將持續幫助在中國的企業合作夥伴減少其電子商務平臺及物流體系對環境造成的風險,協助在平臺上交易的產品根據環境影響進行分類,確保收益穩定上升。

此項研究的進行乃由CCSBT贊助。

2017-08-18 | 轉寄 轉寄 | 列印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