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野生物貿易通訊9

在本期的通訊中,我們對野生物貿易的議題,做了深入淺出的剖析,且我們也針對華盛頓公約附錄III的運作為大家做了詳盡的介紹。

改版訊息:台北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在台灣成立已有十一年的時間,透過監測野生動植物的貿易,確認野生物貿易不會影響物種的生存,來推動野生動植物保護的工作。在過去十一年間,我們與國內的野生動植物管理單位、學界、野生動植物業者、媒體、其他保育團體及各界關心野生物保育的人士,建立了緊密的合作關係及互相交流野生物保育訊息。為了讓各界瞭解野生物貿易對動植物保育的影響,過去我們不定期的寄發相關訊息給大家參考;而今,我們仍希望把最新、最有效的資訊帶給大家。台灣野生物貿易通訊將以每年二期的方式提供給各位讀者,希望您能不吝給予我們支持與指教。

編者的話:人類仰賴自然資源以維持生存、治療疾病、增加生活的豐富度,但人類對如此重要資源的維護並不重視。在本期的通訊中,我們對野生物貿易的議題,做了深入淺出的剖析,希望帶給大家更深一層的認識。

華盛頓公約,這個成立已有二十七年的保育公約,將物種以受貿易影響程度來分級進行貿易管理。對日常業務及工作上有相關的機構、人員,對於附錄I與附錄II物種的管制策略應不陌生,但對於附錄III物種的認識及其機制,由於物種數較少,貿易較不頻繁,可能對其運作並不如附錄I、II來的熟悉,在本期我們也針對附錄III的運作為大家做了詳盡的介紹。

什麼是野生物貿易?

世界上的野生物資源對全體人類具有十足的重要性,它們提供人類糧食、醫藥、衣物、及其他各種所需。已開發國家中所使用的許多天然產製品乃來自於生長於野外的動植物——不論是餐廳供應的鮮魚或魚子醬、萃取自動植物的藥品、或是由熱帶雨林木材所製成的家具等。此外,珍奇的野生動物常常被當作寵物飼養或供展示,野生植物也被用來妝點世界各地的花園和居家環境。對於開發中國家的居民,野生動植物更是生活中的要素,做為他們方便取得且負擔得起的食物和藥品來源,以及維持基本生活之所需。

野生物貿易的規模有多大?

全球野生物貿易的規模相當龐大,估計每年交易金額可達上千億美元。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又稱華盛頓公約,以下簡稱華約)利用貿易許可證的制度,規範全球三萬多種野生動植物的國際貿易。而全世界的野生物貿易中,有一大部分未跨出國界,屬於國內貿易,特別是在藥用植物、木材、薪材、野生動物魚類肉品交易中最常見。

根據全球進口申報值統計,1990年代初期木材交易約佔全球野生物國際貿易總值的65%,其次為漁獲,約佔25%,再者為非木材森林產製品,約佔7%。其他的野生物貨品,如活體動物、以動物為材製成的衣物及飾品、藥品、野生動物肉品、觀賞植物等共佔剩下的3%。

野生物貿易有何重要性?

雖然因人類用地需求上升、導致棲息地被大肆破壞,對許多物種所造成的威脅可能更大過於貿易,但不可否認的是,人類過度利用野生動植物的行為的確更進一步的將物種推向滅絕的危機。對許多野生物種的過度採集與獵捕、非永續性的利用、以及非法貿易不僅危及這些物種的長期生存,同時傷害到了生態系統,以及與這些物種相互依存的人類社區生活和地方經濟。許多社區亦仰賴這些物種做為他們的食物和傳統醫療保健的基本來源,而這些用途和對社區的特殊價值,往往可做為社區保護野生物資源和自然棲息地的正向誘因。

野生物貿易究竟為合法或非法?

大多數的野生物貿易均為合法,多半能以不影響物種野外生存的保育狀態下永續進行。然而,也有部分的貿易為非法,且有破壞物種永續生存之虞。雖然越來越多以管制貿易來確保野生物種永續生存、保護瀕危野生物、打擊非法野生物貿易的法令規章完成制訂,正式施行;而同時間,不論是合法或非法的貿易商也很快的更新其市場策略,前者發現某些物種數量下降時立即將市場轉移到新的物種,後者則開發不易被偵察到的新興走私管道與路徑。

主要的野生物貿易商品有哪些?

藥品

許多傳統藥品的成分包含野生動植物,例如傳統東亞醫藥(中醫藥)中,就使用了一千多種的動植物於處方中。在亞洲各地,老虎身上幾乎每一個部分都可作為醫療用途,治療的症狀從癲癇到精神不濟都有,虎骨是最常使用的部位。

然而,一般常誤以為只有在東亞地區的傳統醫藥才大量使用野生物入藥,事實上,全球各地都有使用。在非洲一直都有使用野生物作為醫療用途的悠久傳統,使用的藥材從神秘的綠觿龜到巨大的猴麵包樹(Baobab)都有,而且西藥在當地的費用也超出大多居民的負擔,取得亦不易。世界上許多地區,即使居民有辦法取得西藥,一般還是較偏好使用傳統藥材。歐洲地區採集野生植物作為藥用和芳香材料已有數千年的歷史,歐洲使用藥用植物治療的比例近年來不斷增加,以德國為例,就上升了13%。南美洲的厄瓜多有五分之四的人口仰賴傳統醫藥作為其醫療保健的方式,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 (TRAFFIC)在厄瓜多所進行的一項研究中,就發現了二百多種現今仍在使用的藥用植物。

近年來,虎骨製作的藥品市場下滑的情形,可作為與傳統醫療專業人員與傳統醫藥使用者密切合作、一同努力之下,對於物種保育產生之重要影響的一大例證。這些醫藥人員對於消除非法貿易、鼓勵替代藥材的使用、提昇消費者的保育觀念工作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傳統醫藥具有十分關鍵的社會與文化意義,也是一種有效的、民眾負擔得起的重要醫療型態,但是,如何保護這些珍貴的資源不被過度利用,甚至面臨滅絕的危機,還需要各方多多的努力。

食物

野生物是食物的重要來源,許多地區的養殖畜牧業不發達,野生動植物成了重要的蛋白質來源。而有些地區,從大自然捕獲的食物,如大量的海洋漁獲和取鱘魚卵製成的魚子醬等,形成大型工業,成為國家經濟的重要支柱和居民賴以維生的經濟來源。但是近數十年來,人口的激增、非永續性的獵捕、與日遽增的非法貿易對這些天然資源造成了極大的威脅。以裏海周圍的四個前蘇聯成員國為例,該地區1990年代末合法捕獲的鱘魚量驟降到1970年代的十分之一以下,然而據估計,該地區的鱘魚非法捕獲量卻至少是合法捕獲量的十倍。

一般社會大眾並不將海洋魚類視為野生動物,事實上,海洋魚類是最大量被用作食物的野生動物,雖然大部分的漁獲都是合法捕獲,但是許多人開始關注大量漁獵對於不少魚種的永續生存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如鱈魚、南方黑鮪、美露鱈(Patagonian toothfish,或譯為智利鱸魚)、鯊魚等。

野生肉類的食用為非洲許多地區野生動物族群大幅下滑的直接主因,影響的各類物種包括:昆蟲、鳥類、龜類、猿猴類、羚羊、犀牛等等。但全球各地都有食用野生肉類的情況,如東亞一帶大量食用淡水龜類,整個亞洲地區九十種淡水龜類中有四分之三面臨生存威脅,其中十八種正瀕臨滅絕的邊緣。

飾品

飾品貿易中常發現各式各樣的野生動物製品,如象牙雕刻品、珊瑚飾品、海龜殼和貝殼、蝴蝶與甲蟲之類的昆蟲標本等。以象牙來說,因全球市場對象牙的熱愛,造成1970至80年代非洲象的族群驟減,最後導致華約於1989全面禁止象牙的國際貿易,華盛頓公約秘書處與TRAFFIC設計出追蹤系統,使各國得以更深入的瞭解和監控大象的盜獵和非法貿易的狀況。以象貿易資訊系統(the Elephant Trade Information System)為例,系統中整理了2001年五十四個國家、4,500件、數量高達125噸的緝獲象牙之詳細資訊。資料分析顯示,非法沒有管理的國內市場是非法盜獵的最大誘因。

日本過去大量進口玳瑁龜殼以供國內雕刻業的市場需求,玳瑁多半用來製成女用髮飾、梳子、傳統樂器等。1994年,日本同意華約實施玳瑁的國際貿易禁令,儘管如此,許多國家的國內市場中仍不時會發現非法的海龜與龜殼製品買賣,以及非法國際貿易。

出國旅客經常在國外購買由華約管制貿易的野生物種製成的物品,帶回本國作為紀念,這些舉動通常在對相關法令和攜入物種不瞭解的情況下產生。因此,需要協助大眾對於這類產製品及法令規範認知的提昇,如此一來,出國旅客能更慎選購買的物品,不致助長了威脅物種生存之貿易行為。

皮革、毛皮、毛製品

來自哺乳類、爬蟲類、甚至魚類的皮革、毛皮、毛製品等常見於國際貿易市場,製作成服裝、配件(如鞋類、披肩、皮夾)、飾品、居家用品(如吊飾、地毯、狩獵品壁飾)等產品。而這些產品的消費群,從東南亞用一小塊虎皮作為驅邪避瘴之護身符的一般市井小民,到歐美地區身著珍貴但瀕臨絕種的藏羚羊毛披肩以炫耀財富的社會名流都有。

許多毛皮產製品的貿易,將原已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更進一步的帶向滅絕的邊緣,以老虎來說,過去幾年來虎骨藥品的市場需求逐漸下降,但在有些國家,這項成效卻因為取得虎皮而日增的盜獵情形而功虧一簣。此外,為取得珍貴羊毛,而有成千上萬的藏羚羊遭到宰殺,使得藏羚羊的數量從二十世紀初的一百萬頭左右驟減至不到七萬五千頭。

儘管如此,部分物種的毛皮貿易事實上是可以以永續的方式進行的。野外鱷魚族群數量的回升,可以視為過去二十多年來最為成功的野生動物保育例證,有力的顯示華約以及永續利用管理計畫對野生物保育產生的效力。1969年時,二十三種的鱷魚均面臨野外族群下降的生存危機;而今日,三分之一種類的鱷魚能以永續的方式提供商業市場的皮革需求,只有四種鱷魚瀕臨滅絕。一般由經營完善、獲得華約許可的養殖計畫/養殖場以永續經營的方式取得皮革,提供大部分國際市場的需求,也取得整體產業及各國政府的支持,並協助抑制非法貿易。類似的計畫模式也運用在南美駝馬(vicuna)毛製品的貿易管理上,成效亦相當卓越。

寵物貿易

人類飼養寵物的歷史可回溯至相當久遠,而近數十年來,有越來越多販賣野生動物作為寵物的趨勢。人工繁殖場的增加和便捷的國際運輸使得野生物貿易更為容易也更加多元化,如此一來,供給面和需求面的交互作用導致特定物種的貿易遽增。先進的科技使得人們可以較低的成本讓動物保持在較健康的狀態,壽命更長,這也使得如爬蟲類之類的動物有機會被當作寵物飼養。人類生活文化的改變,日常生活空間不斷減縮,能夠投入飼養如狗這般需要較多照顧的寵物之精力也越來越少,造就了爬蟲類、鳥類、魚類等進駐家庭生活。

寵物市場近年來急遽擴張,為數眾多的雜誌專事寵物相關報導,報導中也出現越來越多的珍奇鳥類與爬蟲類,許多寵物店闢有專區展售珍奇動物,更有不少的寵物商展供國際寵物進出口、繁殖、週邊產品供應商推展其商品與服務。

大多數珍奇寵物貿易的主角為爬蟲類及鳥類,與鳥類不同的是,除了少數名列華約附錄的物種外,絕大部分的爬蟲類與兩棲類的貿易都在未經管理規範的情況下進行。一直到數年前,寵物貿易中所見的爬蟲類幾乎都捕捉自野外,低運送成本加上高利潤,使得爬蟲類貿易市場更趨熱絡。近來,隨著飼養技術的精進,爬蟲類人工繁殖機制逐漸成形。人工繁殖出的爬蟲寵物個體品質較佳,較適應人為飼養環境,也較少有疾病和寄生蟲的問題。雖然一般的飼主偏好人工繁殖的個體,但因要價較高,也使得用較低成本捕捉自野外的爬蟲類,永遠有其市場需求。

另外一個值得注意且潛藏危機的貿易型態,是針對特定的寵物玩家的需求供應物種個體。這些玩家偏好蒐集世界上最特殊、最稀有的物種,通常有其專攻的領域,如特定種類的鸚鵡、蛙類、蛇、蜥蜴等,極力蒐集該類動物中所有的品種,特別是最稀有的品種,這類的需求引燃了供應商針對全世界極度瀕臨絕種野生物種的獵捕與走私。大多的玩家位於歐洲、北美和日本,部分玩家甚至自認為他們研究並嘗試繁殖這些自野外蒐集得來的物種,有助科學發展或是物種的保育。

林產品

全球的森林提供數百萬野生動植物棲所,扮演涵養水源等保育生態的角色,蘊含難以計數的資源,為億萬人類帶來收入以維持生計,外銷的森林資源則為國家帶來外匯及稅收,林區和周邊的居民,仰賴森林資源提供食物、醫療及生活所需。不幸的是,一般對於森林生態系統和森林資源保育的重視,往往遠不及對於如何大力將木材供應國外市場需求的急切。

以中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的桃花心木為例,這些物種已算是自該地區的商業木材市場絕跡,現在則轉而從玻利維亞、秘魯、巴西等地更深更密的熱帶雨林中採伐巨葉桃花心木,這些地區也正是全世界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巨葉桃花心木為當地重要的經濟支柱之一,其採伐利用也應持續下去,然而,採伐利用的情形應受到更審慎的監督、控制與管理,以確保木材的供應得以長遠,物種的生存得以永續。

木材盜伐與走私為另一個日益滋長的問題,因為市場的需求永遠無法滿足,特別是如巨葉桃花心木之類的珍貴木材。非法的採伐與貿易所需投入的成本低,規模也不限於大量的商業砍伐運作,有時盜伐者僅將木材用小型交通工具帶到市場販賣,或將木材作為薪材,或伐木的目的僅為整地農耕之用。

不少觀賞植物也採集自森林,雖然市場交易所見的大多數植物,包括蘭花與仙人掌,為苗圃人工栽植的後代,但也有為數眾多的植物,受蒐藏者青睞的特殊稀有品種,為直接自野外採集而來,以豐富這些玩家的收藏。這類的蒐藏和非法貿易行為已迫使如大豬籠草等植物幾近滅絕。

什麼是國際瀕危野生物貿易公約(CITES)?

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the 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CITES,又稱為華盛頓公約,以下簡稱華約)於1975年起正式實施,至2003年止,已有一百六十多國簽訂公約,使華約成為全世界成員最 多、成效最彰的保育公約之一。華約根據其野外生存狀態以及受國際貿易影響的程度,為三萬多種的野生動植物提供不同程度的保護措施:華約會員國協力禁絕瀕臨絕種名單上的物種之國際商業貿易,這份名單就是一般稱為附錄I的名錄;而附錄II名單中的物種,乃是有可能因未經管理的國際貿易而走向滅絕者,華約透過許可證制度規範其國際貿易;附錄III明列受特定會員國國內法保護、需要其他會員國協助管制其跨國貿易的物種。

儘管如此,國際野生物貿易禁令並非唯一解決之道,以老虎貿易情況為例,華約的貿易禁令只有在各國國內共同採取禁止獵捕與貿易的措施,而消費者的相關消費行為受到重視後,才能發揮其效力。因此,華約對瀕危野生動植物的貿易問題並非僅一味使用禁令,而是各方面多管齊下,包括密切追蹤野生物貿易趨勢及國際貿易對物種生存造成的影響、找出各物種貿易模式、協助各國增加其國內立法與執行華約相關規定的能力。此外,華約各會員國也應盡力確保國內保育工作所需經費來源,關注與野生物保育及貿易相關之多方事務。

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

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TRAFFIC)為成立於1976年的野生物貿易監控組織網絡,主要為協助世界各地執行華約相關 規定。四分之一世紀以來,TRAFFIC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野生物貿易監控網絡,也是野生物貿易問題的專家,針對許多重要物種進行開創性的調查研究,提供保育界對物種貿易深入瞭解的重要參考資訊。TRAFFIC與政府之間保持密切合作,協助決策者認知野生物貿易造成的影響,鼓勵政府採取維護物種永續生存的貿易措施。然而,隨著近年來野生物貿易問題的複雜化,無疑的,保育工作仍面臨許多挑戰,我們必須發展出以現有的保育科學知識及社會、文化、經濟內涵為基礎、切實可行之解決方案,以確保野生動植物的生存不受到國際貿易的威脅。其中特別要注意的是,如何保持以管制供給面為主的手段,以提供誘因促使消費者改變需求面的手段,及經濟需求之間的平衡。

設有國際貿易禁令之處,貿易往往大量轉向非法走私,利用多人次、小量、多元管道的方式進行。這類型式的貿易非常難以根除,因此各國立法及監控能力的加強更顯重要,這些能力可透過訊息及執行網絡建立、便衣特勤調查小組的設置、有效的情報分析與分享等來提昇。

許多上述的各個重要物種相關知識與訊息上的落差,使得可行的解決方案受阻礙,針對這個部分,TRAFFIC將進行研究計畫來填補這些落差。2004年華約第十三屆會員大會來臨之前,TRAFFIC將彙整全球各種野生物貿易商品相關資訊,以確保有木材、漁獲、藥用產品、野生肉類、活體動物、觀賞植物、非木材類森林製品等重要項目之正確與即時的貿易與消費規模數值可供參考,藉由這些數值,瞭解貿易對於這些自然資源所造成的全球影響。

我們需利用現有最佳的科學分析與資訊,對全球野生物貿易採行進一步的決策與行動,確保野生動植物貿易將不至為自然保育帶來威脅。

華盛頓公約(CITES)附錄III的介紹

華盛頓公約的三種附錄中,附錄III算是最鮮為人知、最少被使用、也最不被瞭解其功能所在的附錄種類。華約關注的焦點為名列附錄I、II中的物種,而與這些物種相關的國際貿易規範也是華約的核心所在。另一方面,華約透過附錄III制度的設立,鼓勵會員國支持其他國家因國內保育的需求而訂定的特定物種國內保育法規,即使這些物種的保育與國際貿易並不屬於附錄I、II的範圍內,當有違原產國法令的貿易行為在會員國境內發生時,會員國能夠與原產國協力執行相關法令。

有鑑於如此的合作模式將有利於各國國內所保育物種的生存,華約在制訂之初便預留了空間,必要時可採用類似美國拉賽法(Lacey Act)的模式,支持這些物種的保育。拉賽法於1900年經美國國會通過立法,為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野生物貿易法規之一,該法禁止以違法的方式捕捉採集、持有、運輸、販賣之所有魚類、野生動物、野生植物之進出口、運送、販賣、接收、取得、購買等行為,最重要的是,拉賽法中所包含的「法」不僅只於美國國內法規,更適用於所有外國相關法規。拉賽法訂立的目的不但在於強化美國國內保育法規,同時協助外國政府執行其野生物保育法規。

這類機制執行的關鍵,在於如何確認行為是否違反外國的法規。華約提供各會員國相關法律架構及執行機制之參考資訊,以協助會員國判定貿易行為是否符合華約規定、是否合法,並將需要受保護的物種列於華約附錄中,讓各國得以在即使原有法令中沒有與原產國相關保護法規相同內容的情況下,實施對應保護法律行動,防止該物種貿易的進行。

然而,華約簽訂後的三十年來,附錄III的功能很少被加以利用,附錄中僅包含三百多個物種(約佔華約所有附錄物種的1%), 且大多數列名的物種從未出現於國際貿易中;總共只有二十一個會員國提出附錄III物種名單,其中十二國只提出了不到五個物種。這樣的情況是否反應各國對附錄III機制的實際需求有限,或者目前的狀況正是運用附錄III的合理狀態?事實上,若附錄III的物種數量龐大,的確會使得針對不需急切保育關注的物種之現有法律規定的複雜化,讓附錄的效用大打折扣。無論答案為何,目前一般對附錄III的認識及其如何協助華約整體運作的認知不足,卻是不爭的事實。以下將就附錄III以及它對物種保育產生影響之實例加以說明。

什麼是附錄III?其運作機制為何?

華約附錄III提供一個機制,使任一會員國得以取得其他會員國在該國法令範圍內的協助,共同管制特定物種的國際貿易。附錄III中列名的物種,需至少在一國境內受到法律保護,且該國主動提出希望其他會員國協助共同管制物種貿易的請求。

當附錄III物種自申請列名的國家出口時,需附有華約出口許可證(export permit);自其他國家出口時,則需附有個體的來源證明(certificate of origin)。當附錄III只包含該物種在某幾國的族群時,產自其他國家的族群不受管制,不需附帶上列各項證明文件,但需檢附來源證明。

所有附錄III物種的貿易,都需符合華約條文的規定,然而,針對附錄III物種貿易的規定與附錄I、II物種有幾點重要的差異。

管理機構在核可附錄III物種出口前,不需科學機構出具貿易無害於物種生存的證明;在來源證明方面,華約條文中並無規定附錄III物種的取得方式必須不違反產地的野生動植物保護法規。另一項差異是,附錄I中所稱的動植物及附錄II中所稱的植物個體,包含所有可以肉眼辨識的該些動植物物種產製品,然而,附錄III僅包含在附錄中指明列出的產製品項目。

至於附錄III物種的再出口,只需持有載明貿易個體僅於該國進行加工或轉運的證明即可。

華約第十六條規定,任一會員國可隨時向華約秘書處提出申請加入附錄III物種的名單,這些物種須已受該國法律保護,且需一一註明一併建議列名受管制的產製品項目,會員國亦可隨時建議移除附錄名單中的物種。

華約第9.25大會決議修正案中,進一步提出附錄III物種列名的原則,案中建議增列任一附錄III物種前,應廣泛徵詢其他原產國及動物或植物委員會的意見。決議案亦建議,將附錄III物種列名或調整的時間,改為與公布出版附錄I、II名錄的時間一致,以利各國國內因應法規的立法或修正。

有關附錄III物種貿易的免責範圍及特殊規定,大致與附錄I、II相似,但所有屬個人或家庭財產的附錄III物種個體,一律不列於華約管理範圍之內。

華約條文中,針對附錄III與附錄I、II物種貿易管理規定之相異處:

以下篇幅中,我們將介紹白木這個附錄III物種的貿易情況。白木的原產地在印尼與馬來西亞,主要的用途是製成家具外銷,台灣也是重要的白木家具進口國。從以上篇幅瞭解了CITES附錄III的功能與機制後,我們來看一看白木這個已被印尼列於附錄III物種,其國際貿易的歷史與被列為附錄III物種之後的保育現況。希望讓大家對於附錄III功能的更深入瞭解。

華約附錄III與印尼白木(Gonystylus spp.)的保育

自1992年第八屆會員國大會(於京都舉行),荷蘭提議將白木(Ramin,Gonystylus spp.,亦譯為拉敏)列入附錄II中起,白木一直是華約所討論的物種之一。當時的提案未獲通過,而第九屆大會(1994年於羅得岱堡舉行)中,類似的提案再度遭到否決。兩次大會中,白木的主要原產國—印尼與馬來西亞均未支持提案,他們認為當時白木的生存並無面臨危機。

然而後來卻發現,位於印尼的白木族群正急速縮減,飽受盜伐的威脅,且盜伐範圍已入侵如Tanjung Putting和Gunung Palung國家公園、Muara Kendawangan自然保護區等白木重要的自然棲地。保護區中的盜伐現象被視為保護區外物種族群大量下降的重要指標,保護區中生長著木材品質最佳的白木,盜伐者的入侵為一大警訊,將危及物種的永續生存。這個現象促使印尼政府開始採取必要手段,管制白木的採伐與貿易。

白木屬的木材屬於高價木材,主要作為外銷,僅極少量的白木製品進入印尼國內市場,因此,白木的盜伐情形與盜伐木材的國際貿易之間有密切的關係,若要徹底改善盜伐的問題,必須要同時處理與盜伐息息相關的白木國際貿易。有鑑於此,印尼政府申請將所有白木屬的樹種均列入附錄III中,華約透過2001年五月十八日發出的第2001/026號會員通告,告知所有會員國這些新的附錄III物種自2001年八月起生效。

印尼的白木主要分佈於加里曼丹及蘇門答蠟東南部的泥碳沼澤林,目前已知的有十八個樹種,市場上交易者主要為 Gonystylus bancanus。自1970年代初期起,來自人工造林的白木年產量平均達一百五十萬立方公尺;至1990年代初期,白木原木的產量下降至每年九十萬立方 公尺,且下降的趨勢逐年持續。根據官方統計數字顯示,1997至2000年間的白木年產量分別為489,289立方公尺、292,176立方公尺、371,984立方公尺與24,000立方公尺,遠低於1990年代初期的數量。

另有一項準備將中加里曼丹省一百萬公頃以白木為主的泥碳沼澤林轉為稻田的計畫,於1997年起展開,因備受爭議,最終告停。該省為印尼白木最主要的分佈地區。

2001年印尼政府給予白木零出口配額,但發予一家持有森林永續經營認證執照的公司特別出口許可,而庫存的木材可於2001年十二月之前進行出口,在此之後,只有經認證許可的公司得以採伐白木,和取得白木的華約出口許可證進行出口貿易。

印尼森林部下達暫停一切白木之採伐與製造的決策後,於2001年四—五月間進行了一項白木存貨的清查,結果發現共有四十萬立方公尺的木材遭到囤積,遠遠超過一整年所許可的採伐量,由此可見大多數的囤積白木來自於盜伐。

附錄III機制有效嗎?

目前為止,印尼只有一家公司持有白木的森林永續經營認證執照,該公司可取得華約出口許可進行出口,所有其他的出口行為均為非法。自白木列入華約附錄III以來,其盜伐量已明顯下降,2001年九月及十月進行的清查顯示,已無登記立案的公司庫存新的白木製品。白木成為華約附錄III物種後,Tanjung Putting國家公園白木盜伐的數量亦顯著減少,顯示法令的嚴格執行有助於護衛國家公園的生態。

然而,2002年於印尼國內及其他國家均查獲非法出口之白木:新加坡的華約管理機構於2002年九月公布緝獲一批非法走私之白木,並將木材送回印尼;英國海關亦通知印尼,查獲一批偽稱其他木料企圖闖關的白木,進口公司則遭到罰鍰。

自陸地邊界走私,特別是進入馬來西亞沙巴、沙勞越地區的白木數量尚無統計,雖然馬來西亞工業部已宣布禁止木材進口,但仍於Entikong檢查哨(位於西加里曼丹省與沙勞越交界處)查獲數批走私木材,其中是否包含白木便不得而知。

印尼國內發現的非法白木製品十分有限,2002年各於中加里曼丹省與南蘇門答蠟省各查獲一批,2003年尚未有任何破獲記錄。

印尼政府深信,華約附錄III的機制有效的協助國內盜伐情況的控制及國際貿易的管理,但仍須國際間的合作才能有效運作。

出版訊息:本會在2002年出版了台灣鯨鯊之管理及其貿易研究(Management and Trade of Whale Sharks in Taiwan)英文報告,目前仍有些許存量可提供對鯨鯊的現況與保育有興趣的各界人士參考。欲索取報告,請附回郵30元,並註明收件人及地址。

珊瑚鑑識網站介紹:英國的CITES管理單位最近在網站上推出珊瑚鑑識的相關資訊,提供給一般消費者、野生物執法官員使用,讓大家認識珊瑚並注意珊瑚貿易的問題。請參考:http://www.cites.org/eng/news/sundry/coral_id.shtml

2009-01-20 | 轉寄 轉寄 | 列印 列印